免费演示
400-168-5910
看《功勋》于敏,真的看到了人和人的差距!
23253
2021-10-12 11:45:35
文章标签: java python 人工智能,编程语言,大数据

《功勋》有八个单元,第二单元是《无名英雄于敏》,于敏大家都知道了,中国的氢弹之父。

其中有这么一个有趣的情节:

一天晚上,于敏正在在机房工作,突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,同事说是自己饿了,肚子叫了一声。

于敏说不对,马上起身去查看计算机吐出的长长纸带:

f1ebf1d3cad39dd6ea1dbd2798bc6617.png


看了一会儿他说:这儿错了,从这儿往后都错了,机器坏了,让技术员来一趟

然后就返回座位继续干活,注意下旁边一个人的表情,那是满脸的不相信:怎么可能是机器坏了呢?

技术员过来检查,果然发现一个加法器的元器件坏掉了,替换掉以后,计算马上就正常了。

e1d8b74c7d7d20301f5d6858173f788c.png


这简直是太神了!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!

于敏看到的纸带上并不是数字,也不是文字,而是类似这样的东西:

bda4f0e7d600c7d5eda4a2d58761c46b.png

这种感觉就相当于你看到了这样的图:


1e3a6642c3f6d3010836bf046906d6cb.png


然后判断出这里边的数据有问题,计算机出错了,你说牛不牛!

电视剧可能需要艺术化的表达, 根据杜祥琬院士的的回忆,实际情况是这样的:

核武器的结构有很多层,各种材料爆炸以后,每一个时间点、空间点上,都有它的温度、速度、压力、加速度等物理量。于敏突然发现,某个量从某个点开始突然不正常了。


大家马上去查原因。杜祥琬去查方程、参数,没有发现错误;做计算数学、编程序的人去查原因,也没发现错误。


最后检查发现,原来一个加法器的原件坏了,换掉以后,物理量马上就正常了。


于敏厉害的地方在于,对物理规律理解得非常透彻,在浩如烟海的数据中,他一下就能发现这个趋势不对,那个量错了。


然后排除方程和参数错误,程序错误,最后怀疑到了计算机的头上。


为什么能怀疑计算机呢?计算机怎么可能会出错呢?


当时中国运算速度最快的计算机有两台,每秒运算5万次。 一台是计算所研制出来的119,位于北京; 另外一个是在119基础上仿制出的J501,位于上海,一南一北运行。


别看每秒只能运算5万次,却是当时最快的计算机,天文、气象、石油、核弹等都争着使用,机时非常宝贵。


于敏组就是因为北京的119计算机没有机时,带队去了上海华东计算技术研究所去使用J501。


32a8955b1d5269213406424215d22722.png

(J501计算机)


但是119和J501都属于第一代电子管计算机,很不稳定,他们的无故障运行时间我没有查到,可以用夏培肃院士主持研发的107机做个参考,107机连续无故障运行时长超过20小时,这就破了当时电子管计算机的记录了。


碰到机器跳动,算出来的结果就不对,所以于敏就怀疑J501计算机出错了。


计算机出错,就会前功尽弃,浪费很多机时,于敏想了一招,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计算结果暂存到磁鼓中,如果出错,就从最近的计算结果重新开始, 这叫做“取鼓重做”,用这个办法来减少机时损失。


但这样一来,机器就离不开人,机器24 小时工作,人也要在一旁睁大眼睛,看着纸带上打印出来的计算结果。


对程序员来说,可能会好奇,这样的计算机用什么语言编程呢? 


对不起,连汇编都没有,更别说Java、Python等高级语言了。


全靠手编机器指令来实现程序,一个二进制位搞错了都不行。


小伙伴们看看119计算机的机器指令,在这样的计算机上编程,这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儿。



计算机的操作控制台只有二进码的氖灯和扳键,和若干按键,仅能一人使用,而排定的程序调试时间仅5-10分钟,大家不得不各施其法来提高编程和上机效率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在这种艰苦的情况下,于敏等老一辈的科技工作者,依然废寝忘食、夜以继日地努力。1965年10月29日,于敏拨开云雾,提出了崭新的思路,让氢弹构型方向越来越清晰,和团队形成了从原理、材料到构型完整的氢弹物理设计方案。


理论的突破让人心情愉悦,笨重的J501计算机也变得可爱起来!时任九院理论部科研室副主任蔡少辉记录下了当时兴奋的情景:


1965年11月1日晚上,华东计算技术研究所J501机房,在柔和的灯光下,计算组组长汤敏君拨弄着计算机操作台上的键钮,台面上的小氖灯在欢快地闪烁着。我和孟昭利蹲在机房地板上忙着查阅纸带卷,检查输入、输出数据是否有差错。于敏在一旁拿着计算尺和铅笔不时地在算点什么又写点什么。


计算机在忠实地执行着主人的指令,它时而发出美妙的旋律,时而又发出数值求解叠代过程中所特有的沉重循环喘息声。汤敏君说:“你们听,现在到了最难闯的阶段了,能量方程老迭代不出来,得赶紧缩小时间步长!”只见她又在操作台上拨弄几下,渐渐地机器又奏出流畅的韵律,人们在喜出望外地交换脸色。纸带卷上缓缓地输出令人兴奋的数字,一切都是那么振奋人心!


现在读到这样的文字,真是感慨万千,向老一辈科学家们致敬!



上一篇: 那些被无尽会议和领导错误拖累的程序员们!> 下一篇: 漫画 | 为什么美国人发明了互联网?>